老婆外遇的日子

我與妻子結婚已經五年了,在一起很恩愛的,幾年來從沒紅過臉。她在一家銀行分理處上班,聰明能幹,很是機靈,幾年來憑著較強的業務素質已擔任了分理處的副職。她業務很忙,在外應酬也逐漸地多了起來,為了工作這都是很正常的,加上我自個整天也挺忙的,也就從沒發現我們之間有啥問題。

有一天,我不是太忙,在公司也沒啥事,一想好久沒與老婆在一起到外面吃飯,就開車往她單位去了,我很想給她個驚喜,就沒給她打電話。到那以後我把車停在她單位對面,當時離下班時間不久了,就沒進去,想在那等著她。

就在這時,我看見她們銀行門前開過來了一輛本田,我也沒太在意,就不經意的瞟了一眼,突然間發現我老婆從車上下來了。我看見車上一中年男人把車窗搖了下來,老婆彎下腰,那男人在她耳邊說著什麼,老婆笑著打了他兩下,那人笑著調過車頭開走了。

我老婆站在那裡,用手撫了撫有些散亂的秀髮,注視著遠去的車影轉身進了銀行內。我當時心一沉,但一想也許是她的一個重要客戶吧,就沒太多想。

過了不久老婆下班了,我把車開了過去,她一看見我,一臉很吃驚的樣子,但也沒多說啥就上了車。我說:「晚上我們一起出去吃。」她高興地說道:「好呀!在單位裡累了一整天,回家也不想做飯了。」我說:「你可真忙呀!累壞了吧?」她說:「可不是的,在單位拴了一整天,連大門都沒邁出去一下。」

我一聽心裡咯登一下,特意留意一下她,看到老婆的臉上明顯地是剛補過的妝,頭髮雖然剛梳理過,但仔細看還是能看出有那麼的一絲凌亂。

「看我幹嗎?不認識我呀?」說完老婆撒嬌的打了我一下,我一下子想到剛才看到的那一幕——老婆笑著打那個男人的樣子。

晚飯吃得我是索然無味,但老婆開心地一個勁的與我撒著嬌,我看著她開心的樣子,不敢再往下想了,心裡堵得很是難受。晚上回家老婆很是激情,在床上折騰了半夜。

接下來的日子我就留意著老婆的行蹤,但一連兩三個月也沒發現有啥不正常的舉動,於是就放下心來,想來還是我多心了吧!就在我放下心時,卻又發現一件事,讓我起了疑心。

我發現老婆不知道啥時開始,把手機改為震動的了,有幾次我們在一起時,看到她偷偷的將手伸進包裡把電話給掛斷了,我就假裝沒看見。有時很想把她的包翻開檢查一下,但又怕她發現了,會影響我們之間的關係。

老婆以前回家總是把包隨便地一放的,可現在總是很小心地放在她的視線以內,我真的是一點辦法也沒有了嗎?突然我想起了,她的手機卡是用我的身份證去辦的,若有事,肯定能查得出來。

想到這後,我就立即去了通信公司,調出電話單後,我一看,還真有問題。有一個號碼與她聯繫得很頻繁,他們每天都在聯繫,最多的近三十次。現在有了線索,證明了我沒猜錯,下一步我就得抓住他們的證據了。

雖說她很小心,但肯定要有疏忽的時候吧!一天機會終於來了。那次我回到家,發現她的包在家,人不知道去哪了,我迅速地打開包,拿出手機,打開短信一看就是那個號,短信裡那人稱呼她「我的寶貝」,她稱呼他「老公」。從短信上看他們不止一次的在約會,而且說的內容很肉麻。

這天老婆打來電話,說晚上不回家吃飯了,有個姐妹過生日,她要晚一些才回來。我立刻停下手中的工作去她單位,但不敢開自個的車,急忙向朋友借了一輛,在快下班時一直在那等著。

果然在下班後,那輛本田準時的開了過來,老婆神采奕奕地走出了大門,直接上了那輛車,我就一直跟著他們。跟到了一家賓館,遠遠地看到他們從車上下來,那男的半摟半抱著我老婆走進了賓館,那男的還不時地低下頭在她耳邊說著什麼,逗得她不住地撒著嬌去擰那男的臉。

看著他們走了進去,我整個心彷彿都被人給掏空了,自個獨自一人在一家飯館裡打開了一瓶酒喝乾了它,嗆得我眼淚直流。不一會酒勁上來了,感到天旋地轉的,打電話讓我朋友把車開走,自個召的士回了家。

回到家都近十一點了,老婆還沒回來。晚飯也沒吃啥,肚裡是翻江倒海的,一下子連中午沒消化的全吐出來了,我倒在客廳裡也沒勁爬起來了,吐得身上、地上全是髒物,不一會就啥也不記得了……  等我在醒來時已經是深夜了,我也在床上躺著呢,腦袋痛得像要炸了似的。透過門縫,我看見老婆在客廳裡忙碌著,我全身衣服都被換了下來,身上也被擦乾淨了。再一看,都深夜兩點多了,我就喊她。

老婆忙進來了,說:「醒來了?」給我倒了杯水,又拿來醒酒藥讓我吃下。責怪地說:「看我不在家,你喝那麼多幹嗎?與誰在一起喝的?你不會不喝嗎?這樣很傷身體的。」我沒有說話,看著她為我忙忙碌碌的,話到嘴邊沒說。

是的,我們在一起幾年了,漸漸地對一些事情已經忽略了。但我仍是愛她的呀!她不能這樣對待我呀!我該找誰訴說?不敢與家裡人說,怕老爸老媽生氣,更怕血氣方剛的侄男、侄女及外甥們給我惹出事。

確定老婆偷情後,我在痛苦地計劃著……  自從知道了這事後,我一直生活在痛苦中,表面上卻還得強裝笑臉,生活好累呀!我甚至要失去了生活的勇氣。在以前我有個幸福的家庭,事業也是小有成就,朋友們都在羡慕我,這事若被人知道了,我還咋活下去呀?我該怎麼辦呀?我的腦子真的是一片空白。誰能告訴我到底該咋辦呀?

這種事放在誰身上,誰也受不了呀!我想過去把那男的給廢了,但是我有家庭、有父母,有我的兄弟姐妹,還有個很小的孩子,我生活的責任遠遠要比這個重要得多。

經過幾天的深思熟慮後,我決定先把家庭財產給轉移,這是第一步;等我一切完成後,就來個釜底抽薪,走人。我把計劃具體地考慮成熟後就開始行動了:首先,我給一個遠方的同學打了電話,只告訴他我要做一筆生意,要從他的公司裡過一筆帳。在得到他的同意後,我就開始準備工作了,我準備把錢轉過去後用這筆錢再註冊一家公司,然後再從那轉到我姑家,這樣的話,她是找不到了的。

在一切準備就緒後,我就與老婆談了。我說:「我同學在南方的公司效益不錯,就是缺少資金,想讓我們入股。」老婆說:「那好呀!不過你得實地考察一下,再把公司的詳細資料給我看看,我看能投資嗎?」

這些可是小菜,幾天下來我就搞定。老婆很放心地把家底都給我交了出來,我一看,就趁熱打鐵說:「咱把房子押出去,多貸點資金會周轉得快些。」她說成,很快也就辦妥了。

當把這一切辦妥後,我的心裡是空蕩蕩的,看著她那無憂無慮的樣子,我真不知道她知道這一切後該是啥樣?

在以後的日子裡,我常常向她彙報著入股後的發展是一片大,緊接著我也在這邊做好了撤資的準備。看著她蒙在鼓裡,我心裡也不好受。

有天我突然問她:「假如我們一無所有了,咋辦呀?」她笑著說:「錢不是人賺的嗎!以前我們不也是一無所有嘛,那還不是照樣過?你今天怎麼怪怪的,問這幹嗎?」我默默無言。

說實話,我這人就是心太軟,看到老婆對我毫無戒心的,我真不忍心去欺騙她。有幾次我都忍不想與她說,但話到嘴邊又咽了下去。我想啥也不說了,現在好好善待她吧!每到週末,我們把孩子從父母家接回來,在一起過著愉快假日,上公園、逛商場。每到深夜時,我常常會獨自醒來,看著她縮蜷在身邊熟睡的樣子,我真的不忍心就這樣拋棄她。

我心裡湧上一個念頭:算了吧!我不去揭穿她,多給她體貼、照顧,讓她感到家的溫暖,自個去了結,就當是一片雲飄過。我真的不願讓家、讓孩子受到傷害,孩子還小,若受到了傷害要遠遠的超過大人,我大不了再找一個,可孩子咋辦?嗨,在家裡待長了就是憂愁寡斷。

想到這麼多,我在那段日子也是放棄了不少事來照顧家,我常常會擁抱著老婆,深深地對她說:「我愛你!」每次她都激動得淚光閃爍、眼圈發紅。那段日子從內心裡我真的已原諒了她,竟管她一直被蒙在鼓裡不知道,我想可能她會了結的,以後我也不會讓她知道我的發現。

在我正打算原諒她時,又有一件事刺激了我。

本來在我看來還有和好的可能,若那樣,我永遠也不會把我的發現說出來,不讓它出現那道裂痕,只讓我的心滴血。可她再一次地讓我失望。

那天是老婆的生日,我買了塊手錶想在晚上吃飯時送她。下午我過去找她,邀她晚上去吃頓燭光晚餐,可她極力地說晚上有事走不開,我問她:「真的有事嗎?」她說:「是的。」但眼光不敢看我,手不自主地拉著衣服。

「非得今天去嗎?」我問,「嗯。」她點點頭。我說:「那好,晚上我去我爸家吃飯。」我氣得真想給她個大耳光子,但還是忍下了。我直接去了我爸家,吃完飯後帶著孩子玩,晚上我也不打算回去了。

到了深夜,電話打了過來,我沒接,一遍又一遍,乾脆我給關了。她又坐的士過來了,我怕吵醒父母,就與她一起回去了。

「你生氣了?我真的有事,對不起。」老婆帶著歉意說,我說:「沒有,我只是睏了,在這睡著了。」

「那你咋不打電話說一聲?給你打也沒人接,真讓人擔心,我還以為你出啥事了呢!那麼大了,咋還給小孩似的讓人擔心!」她在一句句地責怪著我,我真想大罵她一通以解我心頭的怒火。

回到家裡躺在床上,我是根本一點睡意都沒有,我的一腔怒火就想發洩。我起來上了趟衛生間,一眼看見了她扔在洗漱台上的內褲,我一看,那裡黏呼呼的一片液體,火騰的竄了上來。以前她換下後都是及時地泡在盆裡,今天可能我不在家,她著急得竟忘記了。

當時我是腦袋一熱,一下子竄進了廚房把菜刀就拎了出來,來到了床前,可我又想起了可愛的孩子,心就軟了下來。我進了衛生間打開涼水沖在了身上,這時老婆起來了,問我:「深更半夜不睡覺幹嗎呢?」我說:「熱,我沖一下。」

「你沖澡咋還拿把菜刀呀?」她滿腹疑問,我支支吾吾地說:「我……我不會是在夢遊吧?」她笑了:「快睡吧!別折騰了。」

回到床上,老婆一頭鑽到了我的懷裡,我真想一腳把她給踹下去。衝動是魔鬼,真的可怕,要不明天得多少親人在痛苦,可那人會活得依然瀟灑快活。我要離了,把老婆推給他,這場悲劇讓他們去演吧!

第二天老婆看到我給她買的錶,激動地抱著我,讓我給她戴上,說:「對不起,真的不該掃你的興。」我說:「沒關係,只要你能高興、開心,就是我的願望。」我一直送她到單位,她還捨不得下車。

事到如此,我就必須加快步伐,實施我的計劃了。

(2)

自從那次後,老婆回家得比較勤了,也不再很晚才回家了,除了必要的應酬外,大都在家,每次都會做點我愛吃的等我回來,在這平靜的日子裡掩蓋著內心的世界。

我為了將我的計劃儘快完成,去了趟南方。經過幾天的忙碌,完成了我的宿願。夜晚獨自一人走在沿江路上,看著籠罩在夜幕下的珠江,心中充滿了愁悵,忍不住往家裡打了個電話,沒人接;又打她手機,關機。

我鬱悶地從南方回到了家,看到她那燦爛的笑容,真不知道她是為誰而悅。看著她那忙裡忙外的身影,我想對她說:「我要離開你了。」每天我總是穿著她洗淨、熨好的衣服走出家門,以後有誰為我再做這些呢?每天我走出家門,總會想:今天我還會回來嗎?當我不能回來時,這座房子也要變為他人的了,她會去哪住呢?去她媽家,還是去那人家?肯定要回她娘家去了,那人是有家室的,決不敢那麼大膽帶女人回家。

每個月我還是去把話單打出來,他們依然是頻繁地在聯繫。期間我又偷看了她的短信,我真想把他給搧了。那內容看得我是又怒又酸,他若在我面前,我真要一刀宰了他!

那男人傳來:「我的小寶貝,還有我那美麗的弧,讓我枕著你那對可愛的小白兔靜靜地入眠。」她回的是:「你壞!你壞!你壞壞……我要讓你起不來!」

還有:「今晨醒來,你的舌香依舊流連忘返,昨夜你那美麗的臀依舊在我的懷抱中,我那生命之根依舊感受到你暖暖的穴溫。我要你那呻吟的高歌,還有那美妙的巔峰。」她回的是:「我在期待著那暢美的下一時刻。」

*老婆偷情的醜事被別人捅破,我竭力為她掩護*

我在加緊的把最後的股份低押了出去,我計劃可進可退:若她非要與我爭,我就放棄走人;若她不爭,那我還把股份收回依然過我的正常生活。但就在這時人算不如天算,一件事把我的計劃全給打亂了。

那天晚上我在與朋友吃飯,我外甥急匆匆的給我打來電話,讓我立即過去。在一間出租屋裡我見到了他,一看裡面坐了十多個人,桌上擺著砍刀與鋼管,我問他:「咋的了?」你說:「咋的了?你還活的挺滋潤的,人家給你戴了頂大綠帽子,你還在那窮開心呢!今晚跟我去,把他給砍了。他們現在西郊一輛本田車上呢!」

我一聽腦袋就大了,我說:「你是認錯人了吧?不可能的。」心想這一去,我的一切計劃全完了,肯定要出大事的。

「我能認錯人?你當我是瞎子啊?那小子是搞建築的,開家建築安裝公司,上次找我朋友給他打過場子。朋友親口對我說:『他那個馬子是你舅媽。』我當時還不信的,看了好幾天,讓我給逮住了。這也不是一次兩次了,我今天是準備好了叫你來的。」他在沖我嚷嚷著。

我說:「若是真的,我會處理好的,你別多事。」

「啥?我讓你現場去,你不去,你是個軟蛋呀!你不去,我一刀劈了你!」說著他就拎起了一把砍刀。看著他那紅紅的眼球,我相信他會砍過來的。

「那好,去。你也得讓我換身衣服換雙鞋吧!」我說。

「好的。」不一會他就找來了鞋與衣服。

這一去就出了事,根據這種關係,警察第一個肯定是懷疑我做的,這案太好破了,我得讓他們走開。

我在想咋通知老婆,就說:「你們先下去,我換了衣服就下來。」他們下樓後,我就趕緊給老婆打電話,一遍、兩遍,沒人接。第三次終於接通了,我告訴她孩子發高燒,讓她回去,她說:「好的,馬上就去。」我說:「不行,立馬就去。我直接去醫院。」電話那邊可以聽出她的慌亂,還有微微的喘息聲。我想去砍他們,但我不能因小失大。

坐上中巴,向西郊駛去。開到半道,那邊盯哨的打電話來說,車開走了,追過去,可他們很快的進了市區。外甥氣得臉色鐵青,回來的路上他突然說:「老舅,電話給我用一下。」我遲疑了一下,遞了過去,他摁了幾下,說停車。

下來後,他問我為啥給她打電話?我說:「我不想出事。」他一下子就把我的手機給摔了。一拳打了過來,我感到腦袋「嗡」的一下,臉上就有血液流了下來。他是體工隊出身,練過散打,一拳接一拳,我倒在了地下,昏了過去……再醒來時已在醫院裡了。

醒來後的我很難受,床邊只有我一個侄女趴在那哭。看到我醒來,她哭著問我:「知道誰打的嗎?」我說:「不知道,我不認識他們。」她要打電話給她老公讓他去報案,我堅決不讓,他是警察,我不想讓他知道。只讓她給我老婆打了個電話,告訴她我在醫院裡。

過了會,我老婆趕了過來,一看我躺在那裡,她哭了,問我咋回事?她回去看孩子好好的,再給我打電話就不通了。她又去附近醫院找我也沒找到,又上街去找,擔心別出車禍,接到電話趕緊就過來了。

我沒說啥,只說:「今天有人打電話說我爸要帶孩子去看病,家沒人託他,給我打電話讓我趕緊過去。我與你說讓你先過去,我一會就到的,不想半道被人堵住了,挨了頓胖揍。我也不認識人家,也不知道為啥。」

這夜我們都沒說啥,老婆與我侄女一起在床邊看護著。我看她坐在一邊愣愣的發著呆,不知道在想著啥。看她那凌亂的頭髮、發皺的衣裙,我就像吃了顆蒼蠅一樣。反正我們要離的,不想管她了。

*老婆向我坦白,並求我原諒*

第二天我大姐過來看護我,我不許他們與家裡老人說。姐姐眼都哭得通紅,我一想,真要出事的話,我們家還咋過呀?我不能讓親人為我痛苦。

老婆下午過來了,燉了湯帶過來給我喝。下午她也沒去上班,在我面前我看到她的電話震動了起來,她沒接,一連幾次她都給掛了,但那電話還是固執的在動,後來她乾脆給關上了。我問:「你咋不接電話?」她說:「一個打錯的。上午就與他說打錯了,可還打過來。」

對於她的所說我不以為然,昏昏的睡去了。一覺醒來,聽見老婆在陽台上打著電話,她在說:「是不是你幹的……」聽口氣她正與人在爭吵,我知道她肯定是與那男的在爭執。我聽出,她認為我的被打與那人有關,認為是他找的人把我給打了。我閉上眼,不想讓她知道我醒了過來。

再後來,老婆坐在那裡看著我,眼淚一個勁的往下掉。看到我睜開眼後,問我:「你恨我嗎?」我沒答話,她哭了,說:「我知道你已經知道了,我對不起你,別這樣對我好不?我想與你說說話。」我看著她一臉的漠然:「我愛你,別拋下我好嗎?我求你了……」

老婆向我訴說,以前他只是她的一個客戶,從沒有深交。兩年前我離開了單位,自個開始創業,可我資金有限,朋友邀我合夥,我沒錢,她在單位挪用了公款,告訴我是貸的。時間一長,要補上的。

在這時候,他與老婆交往中得知了,主動拿出錢給她補上了,她很感激他,交往得就頻繁了,最終在他的進攻下,發生了男女關係。本來她想把錢還給他後就再也不來往的,可他的溫柔讓老婆陷了進去,每天都在與她聯繫,讓她割捨不了,她每天都在自責中生活著。

「我知道錯了,我保證以後再也不會發生了,我會好好地愛你的,求你原諒我好麼?」老婆說著說著哭得更厲害了。我該說啥?我真的想哭,雖然男兒有淚不輕彈,可我真的眼淚下來了。

我愛她,可她欺騙了我,我寧願過著平淡的生活也不願這樣。我沒理她,接下來的日子我出了院,回到了家,我們開始了分居,我也不想理她。每天她總是把家收拾好,給我洗好衣服、做好飯,我仍總是不理她,我要離開了,再也不回來了。

我回到了父母家,她過來哭著求我別離開她:「我愛你、愛這個家,別拋下我。」我還是不理她。過了不久,房子轉讓給了別人,她只好回了娘家。

這期間我知道那男人曾找人要幹我,可一找人,聽說我是三毛的老舅,就告訴了他,他一聽說,嚇得跑到外地躲了起來。他的公司在當地已找不到市場了,我外甥放出話,誰讓他接活就廢了誰。他老婆將家產都把住了,一夜之間捲走所有財產與一個小伙跑了。他老婆是在他公司掌管著財務的,很可能早就知道他的事了。這都是我一個侄兒後來與我說的。

*對於深愛的老婆出軌,我自己的一些反省*

她家裡知道後,很傷心。他爸氣得住進了醫院,她媽老了很多,接著我們辦了離婚。沒過多久,她媽突然給我打電話,說我老婆吃了安眠藥,我趕緊趕了過去。在醫院裡看到她洗胃時的那種痛苦,我真的好難受。

在醫院的走廊裡,她媽一下子給我跪了下來:「我求你把她領回去吧!她知道錯了,看在我們倆老的面上,你原諒她吧!她爸在家躺著,我實在是受不下去了。」我的眼淚嘩的流了下來。

在以後的日子裡,我常去他們家看望他們,她老爸明顯的身體好了起來,已經能下地走動了。我怕他們家真的要家破人亡的,她是獨女,若有了事,父母可咋辦呀?現在每到週末我都帶著孩子去他們家過,我真的怕有什麼閃失,她總是在我去時小心翼翼的,我真的不知道以後的日子該咋過。

昨一夜沒睡好,不是我太寡斷了。你們知道嗎?當我看見孩子與她在一起,在她身上爬來爬去地嘻鬧著,那種無人可代替的情景,我能那麼自私嗎?我這人不喜歡打打殺殺,做每件事不考慮成熟,我也不會去做,為此也失去過很多。兒時愛打愛鬧的夥伴,有的吃上了政府飯、有的走上不歸路,我決不會為自個一時的痛快而走上絕路的。

在老婆離開的日子裡,我與她溝通過,談了很多次,我也反省自個有啥做不到的地方。她本身不是個壞女人,她沒有那種嬌生慣養,工作盡職盡責,家裡能操持。當初相愛時,也是愛得要死要活的,給過我很多的幫助。想起這些,我心情好像又回到了當初那種甜蜜的時光。

結婚後,我對一些往事淡忘了,也忽略了不少對她的愛,雖然我愛她,但很少直接對她說「我愛你」,總認為那是把馬子時說的。婚後在一起逛街少了、遊玩少了,少的事情太多了,不像那時一天見不到都在牽掛著。沒有對她的幫助,只有索取她的愛。

老婆姣好的容貌、苗條的身材、青春的活力,加上幾年來工作環境造就的氣質,很容易被那人盯上的,正好在一個合適的機會下幫助了她,給他造成了接近的機遇。

老婆與我談過,一開始她也是提防著他,只是一般朋友的接觸。那人太有耐心了,在他的不斷進攻下,加上欠他一份情,就超越了一般的關係。本想還他後就了斷的,哪知竟陷了進去。

那人很會哄女人開心,有些事我說了可能會有人說我白話,還是不說了吧!我從沒帶老婆去過練歌房、夜總會之類的地方,總認為那不是女人該去的地方。現在想想,沒事帶帶老婆唱唱歌、跳跳舞是有必要的。這些年我也沒給予過她什麼,但要求她的太多了。

我在想,先過一段時間再說吧!這期間多帶她走走、多給她點愛。以前,就是閒來沒事,也是與朋友們在一起聚會、與朋友在一起玩,都說老婆太煩,總在說自個的煩惱,從沒考慮過老婆的感受。

我與妻子結婚已經五年了,在一起很恩愛的,幾年來從沒紅過臉。她在一家銀行分理處上班,聰明能幹,很是機靈,幾年來憑著較強的業務素質已擔任了分理處的副職。她業務很忙,在外應酬也逐漸地多了起來,為了工作這都是很正常的,加上我自個整天也挺忙的,也就從沒發現我們之間有啥問題。

有一天,我不是太忙,在公司也沒啥事,一想好久沒與老婆在一起到外面吃飯,就開車往她單位去了,我很想給她個驚喜,就沒給她打電話。到那以後我把車停在她單位對面,當時離下班時間不久了,就沒進去,想在那等著她。

就在這時,我看見她們銀行門前開過來了一輛本田,我也沒太在意,就不經意的瞟了一眼,突然間發現我老婆從車上下來了。我看見車上一中年男人把車窗搖了下來,老婆彎下腰,那男人在她耳邊說著什麼,老婆笑著打了他兩下,那人笑著調過車頭開走了。

我老婆站在那裡,用手撫了撫有些散亂的秀髮,注視著遠去的車影轉身進了銀行內。我當時心一沉,但一想也許是她的一個重要客戶吧,就沒太多想。

過了不久老婆下班了,我把車開了過去,她一看見我,一臉很吃驚的樣子,但也沒多說啥就上了車。我說:「晚上我們一起出去吃。」她高興地說道:「好呀!在單位裡累了一整天,回家也不想做飯了。」我說:「你可真忙呀!累壞了吧?」她說:「可不是的,在單位拴了一整天,連大門都沒邁出去一下。」

我一聽心裡咯登一下,特意留意一下她,看到老婆的臉上明顯地是剛補過的妝,頭髮雖然剛梳理過,但仔細看還是能看出有那麼的一絲凌亂。

「看我幹嗎?不認識我呀?」說完老婆撒嬌的打了我一下,我一下子想到剛才看到的那一幕——老婆笑著打那個男人的樣子。

晚飯吃得我是索然無味,但老婆開心地一個勁的與我撒著嬌,我看著她開心的樣子,不敢再往下想了,心裡堵得很是難受。晚上回家老婆很是激情,在床上折騰了半夜。

接下來的日子我就留意著老婆的行蹤,但一連兩三個月也沒發現有啥不正常的舉動,於是就放下心來,想來還是我多心了吧!就在我放下心時,卻又發現一件事,讓我起了疑心。

我發現老婆不知道啥時開始,把手機改為震動的了,有幾次我們在一起時,看到她偷偷的將手伸進包裡把電話給掛斷了,我就假裝沒看見。有時很想把她的包翻開檢查一下,但又怕她發現了,會影響我們之間的關係。

老婆以前回家總是把包隨便地一放的,可現在總是很小心地放在她的視線以內,我真的是一點辦法也沒有了嗎?突然我想起了,她的手機卡是用我的身份證去辦的,若有事,肯定能查得出來。

想到這後,我就立即去了通信公司,調出電話單後,我一看,還真有問題。有一個號碼與她聯繫得很頻繁,他們每天都在聯繫,最多的近三十次。現在有了線索,證明了我沒猜錯,下一步我就得抓住他們的證據了。

雖說她很小心,但肯定要有疏忽的時候吧!一天機會終於來了。那次我回到家,發現她的包在家,人不知道去哪了,我迅速地打開包,拿出手機,打開短信一看就是那個號,短信裡那人稱呼她「我的寶貝」,她稱呼他「老公」。從短信上看他們不止一次的在約會,而且說的內容很肉麻。

這天老婆打來電話,說晚上不回家吃飯了,有個姐妹過生日,她要晚一些才回來。我立刻停下手中的工作去她單位,但不敢開自個的車,急忙向朋友借了一輛,在快下班時一直在那等著。

果然在下班後,那輛本田準時的開了過來,老婆神采奕奕地走出了大門,直接上了那輛車,我就一直跟著他們。跟到了一家賓館,遠遠地看到他們從車上下來,那男的半摟半抱著我老婆走進了賓館,那男的還不時地低下頭在她耳邊說著什麼,逗得她不住地撒著嬌去擰那男的臉。

看著他們走了進去,我整個心彷彿都被人給掏空了,自個獨自一人在一家飯館裡打開了一瓶酒喝乾了它,嗆得我眼淚直流。不一會酒勁上來了,感到天旋地轉的,打電話讓我朋友把車開走,自個召的士回了家。

回到家都近十一點了,老婆還沒回來。晚飯也沒吃啥,肚裡是翻江倒海的,一下子連中午沒消化的全吐出來了,我倒在客廳裡也沒勁爬起來了,吐得身上、地上全是髒物,不一會就啥也不記得了……  等我在醒來時已經是深夜了,我也在床上躺著呢,腦袋痛得像要炸了似的。透過門縫,我看見老婆在客廳裡忙碌著,我全身衣服都被換了下來,身上也被擦乾淨了。再一看,都深夜兩點多了,我就喊她。

老婆忙進來了,說:「醒來了?」給我倒了杯水,又拿來醒酒藥讓我吃下。責怪地說:「看我不在家,你喝那麼多幹嗎?與誰在一起喝的?你不會不喝嗎?這樣很傷身體的。」我沒有說話,看著她為我忙忙碌碌的,話到嘴邊沒說。

是的,我們在一起幾年了,漸漸地對一些事情已經忽略了。但我仍是愛她的呀!她不能這樣對待我呀!我該找誰訴說?不敢與家裡人說,怕老爸老媽生氣,更怕血氣方剛的侄男、侄女及外甥們給我惹出事。

確定老婆偷情後,我在痛苦地計劃著……  自從知道了這事後,我一直生活在痛苦中,表面上卻還得強裝笑臉,生活好累呀!我甚至要失去了生活的勇氣。在以前我有個幸福的家庭,事業也是小有成就,朋友們都在羡慕我,這事若被人知道了,我還咋活下去呀?我該怎麼辦呀?我的腦子真的是一片空白。誰能告訴我到底該咋辦呀?

這種事放在誰身上,誰也受不了呀!我想過去把那男的給廢了,但是我有家庭、有父母,有我的兄弟姐妹,還有個很小的孩子,我生活的責任遠遠要比這個重要得多。

經過幾天的深思熟慮後,我決定先把家庭財產給轉移,這是第一步;等我一切完成後,就來個釜底抽薪,走人。我把計劃具體地考慮成熟後就開始行動了:首先,我給一個遠方的同學打了電話,只告訴他我要做一筆生意,要從他的公司裡過一筆帳。在得到他的同意後,我就開始準備工作了,我準備把錢轉過去後用這筆錢再註冊一家公司,然後再從那轉到我姑家,這樣的話,她是找不到了的。

在一切準備就緒後,我就與老婆談了。我說:「我同學在南方的公司效益不錯,就是缺少資金,想讓我們入股。」老婆說:「那好呀!不過你得實地考察一下,再把公司的詳細資料給我看看,我看能投資嗎?」

這些可是小菜,幾天下來我就搞定。老婆很放心地把家底都給我交了出來,我一看,就趁熱打鐵說:「咱把房子押出去,多貸點資金會周轉得快些。」她說成,很快也就辦妥了。

當把這一切辦妥後,我的心裡是空蕩蕩的,看著她那無憂無慮的樣子,我真不知道她知道這一切後該是啥樣?

在以後的日子裡,我常常向她彙報著入股後的發展是一片大,緊接著我也在這邊做好了撤資的準備。看著她蒙在鼓裡,我心裡也不好受。

有天我突然問她:「假如我們一無所有了,咋辦呀?」她笑著說:「錢不是人賺的嗎!以前我們不也是一無所有嘛,那還不是照樣過?你今天怎麼怪怪的,問這幹嗎?」我默默無言。

說實話,我這人就是心太軟,看到老婆對我毫無戒心的,我真不忍心去欺騙她。有幾次我都忍不想與她說,但話到嘴邊又咽了下去。我想啥也不說了,現在好好善待她吧!每到週末,我們把孩子從父母家接回來,在一起過著愉快假日,上公園、逛商場。每到深夜時,我常常會獨自醒來,看著她縮蜷在身邊熟睡的樣子,我真的不忍心就這樣拋棄她。

我心裡湧上一個念頭:算了吧!我不去揭穿她,多給她體貼、照顧,讓她感到家的溫暖,自個去了結,就當是一片雲飄過。我真的不願讓家、讓孩子受到傷害,孩子還小,若受到了傷害要遠遠的超過大人,我大不了再找一個,可孩子咋辦?嗨,在家裡待長了就是憂愁寡斷。

想到這麼多,我在那段日子也是放棄了不少事來照顧家,我常常會擁抱著老婆,深深地對她說:「我愛你!」每次她都激動得淚光閃爍、眼圈發紅。那段日子從內心裡我真的已原諒了她,竟管她一直被蒙在鼓裡不知道,我想可能她會了結的,以後我也不會讓她知道我的發現。

在我正打算原諒她時,又有一件事刺激了我。

本來在我看來還有和好的可能,若那樣,我永遠也不會把我的發現說出來,不讓它出現那道裂痕,只讓我的心滴血。可她再一次地讓我失望。

那天是老婆的生日,我買了塊手錶想在晚上吃飯時送她。下午我過去找她,邀她晚上去吃頓燭光晚餐,可她極力地說晚上有事走不開,我問她:「真的有事嗎?」她說:「是的。」但眼光不敢看我,手不自主地拉著衣服。

「非得今天去嗎?」我問,「嗯。」她點點頭。我說:「那好,晚上我去我爸家吃飯。」我氣得真想給她個大耳光子,但還是忍下了。我直接去了我爸家,吃完飯後帶著孩子玩,晚上我也不打算回去了。

到了深夜,電話打了過來,我沒接,一遍又一遍,乾脆我給關了。她又坐的士過來了,我怕吵醒父母,就與她一起回去了。

「你生氣了?我真的有事,對不起。」老婆帶著歉意說,我說:「沒有,我只是睏了,在這睡著了。」

「那你咋不打電話說一聲?給你打也沒人接,真讓人擔心,我還以為你出啥事了呢!那麼大了,咋還給小孩似的讓人擔心!」她在一句句地責怪著我,我真想大罵她一通以解我心頭的怒火。

回到家裡躺在床上,我是根本一點睡意都沒有,我的一腔怒火就想發洩。我起來上了趟衛生間,一眼看見了她扔在洗漱台上的內褲,我一看,那裡黏呼呼的一片液體,火騰的竄了上來。以前她換下後都是及時地泡在盆裡,今天可能我不在家,她著急得竟忘記了。

當時我是腦袋一熱,一下子竄進了廚房把菜刀就拎了出來,來到了床前,可我又想起了可愛的孩子,心就軟了下來。我進了衛生間打開涼水沖在了身上,這時老婆起來了,問我:「深更半夜不睡覺幹嗎呢?」我說:「熱,我沖一下。」

「你沖澡咋還拿把菜刀呀?」她滿腹疑問,我支支吾吾地說:「我……我不會是在夢遊吧?」她笑了:「快睡吧!別折騰了。」

回到床上,老婆一頭鑽到了我的懷裡,我真想一腳把她給踹下去。衝動是魔鬼,真的可怕,要不明天得多少親人在痛苦,可那人會活得依然瀟灑快活。我要離了,把老婆推給他,這場悲劇讓他們去演吧!

第二天老婆看到我給她買的錶,激動地抱著我,讓我給她戴上,說:「對不起,真的不該掃你的興。」我說:「沒關係,只要你能高興、開心,就是我的願望。」我一直送她到單位,她還捨不得下車。

事到如此,我就必須加快步伐,實施我的計劃了。

(2)

自從那次後,老婆回家得比較勤了,也不再很晚才回家了,除了必要的應酬外,大都在家,每次都會做點我愛吃的等我回來,在這平靜的日子裡掩蓋著內心的世界。

我為了將我的計劃儘快完成,去了趟南方。經過幾天的忙碌,完成了我的宿願。夜晚獨自一人走在沿江路上,看著籠罩在夜幕下的珠江,心中充滿了愁悵,忍不住往家裡打了個電話,沒人接;又打她手機,關機。

我鬱悶地從南方回到了家,看到她那燦爛的笑容,真不知道她是為誰而悅。看著她那忙裡忙外的身影,我想對她說:「我要離開你了。」每天我總是穿著她洗淨、熨好的衣服走出家門,以後有誰為我再做這些呢?每天我走出家門,總會想:今天我還會回來嗎?當我不能回來時,這座房子也要變為他人的了,她會去哪住呢?去她媽家,還是去那人家?肯定要回她娘家去了,那人是有家室的,決不敢那麼大膽帶女人回家。

每個月我還是去把話單打出來,他們依然是頻繁地在聯繫。期間我又偷看了她的短信,我真想把他給搧了。那內容看得我是又怒又酸,他若在我面前,我真要一刀宰了他!

那男人傳來:「我的小寶貝,還有我那美麗的弧,讓我枕著你那對可愛的小白兔靜靜地入眠。」她回的是:「你壞!你壞!你壞壞……我要讓你起不來!」

還有:「今晨醒來,你的舌香依舊流連忘返,昨夜你那美麗的臀依舊在我的懷抱中,我那生命之根依舊感受到你暖暖的穴溫。我要你那呻吟的高歌,還有那美妙的巔峰。」她回的是:「我在期待著那暢美的下一時刻。」

*老婆偷情的醜事被別人捅破,我竭力為她掩護*

我在加緊的把最後的股份低押了出去,我計劃可進可退:若她非要與我爭,我就放棄走人;若她不爭,那我還把股份收回依然過我的正常生活。但就在這時人算不如天算,一件事把我的計劃全給打亂了。

那天晚上我在與朋友吃飯,我外甥急匆匆的給我打來電話,讓我立即過去。在一間出租屋裡我見到了他,一看裡面坐了十多個人,桌上擺著砍刀與鋼管,我問他:「咋的了?」你說:「咋的了?你還活的挺滋潤的,人家給你戴了頂大綠帽子,你還在那窮開心呢!今晚跟我去,把他給砍了。他們現在西郊一輛本田車上呢!」

我一聽腦袋就大了,我說:「你是認錯人了吧?不可能的。」心想這一去,我的一切計劃全完了,肯定要出大事的。

「我能認錯人?你當我是瞎子啊?那小子是搞建築的,開家建築安裝公司,上次找我朋友給他打過場子。朋友親口對我說:『他那個馬子是你舅媽。』我當時還不信的,看了好幾天,讓我給逮住了。這也不是一次兩次了,我今天是準備好了叫你來的。」他在沖我嚷嚷著。

我說:「若是真的,我會處理好的,你別多事。」

「啥?我讓你現場去,你不去,你是個軟蛋呀!你不去,我一刀劈了你!」說著他就拎起了一把砍刀。看著他那紅紅的眼球,我相信他會砍過來的。

「那好,去。你也得讓我換身衣服換雙鞋吧!」我說。

「好的。」不一會他就找來了鞋與衣服。

這一去就出了事,根據這種關係,警察第一個肯定是懷疑我做的,這案太好破了,我得讓他們走開。

我在想咋通知老婆,就說:「你們先下去,我換了衣服就下來。」他們下樓後,我就趕緊給老婆打電話,一遍、兩遍,沒人接。第三次終於接通了,我告訴她孩子發高燒,讓她回去,她說:「好的,馬上就去。」我說:「不行,立馬就去。我直接去醫院。」電話那邊可以聽出她的慌亂,還有微微的喘息聲。我想去砍他們,但我不能因小失大。

坐上中巴,向西郊駛去。開到半道,那邊盯哨的打電話來說,車開走了,追過去,可他們很快的進了市區。外甥氣得臉色鐵青,回來的路上他突然說:「老舅,電話給我用一下。」我遲疑了一下,遞了過去,他摁了幾下,說停車。

下來後,他問我為啥給她打電話?我說:「我不想出事。」他一下子就把我的手機給摔了。一拳打了過來,我感到腦袋「嗡」的一下,臉上就有血液流了下來。他是體工隊出身,練過散打,一拳接一拳,我倒在了地下,昏了過去……再醒來時已在醫院裡了。

醒來後的我很難受,床邊只有我一個侄女趴在那哭。看到我醒來,她哭著問我:「知道誰打的嗎?」我說:「不知道,我不認識他們。」她要打電話給她老公讓他去報案,我堅決不讓,他是警察,我不想讓他知道。只讓她給我老婆打了個電話,告訴她我在醫院裡。

過了會,我老婆趕了過來,一看我躺在那裡,她哭了,問我咋回事?她回去看孩子好好的,再給我打電話就不通了。她又去附近醫院找我也沒找到,又上街去找,擔心別出車禍,接到電話趕緊就過來了。

我沒說啥,只說:「今天有人打電話說我爸要帶孩子去看病,家沒人託他,給我打電話讓我趕緊過去。我與你說讓你先過去,我一會就到的,不想半道被人堵住了,挨了頓胖揍。我也不認識人家,也不知道為啥。」

這夜我們都沒說啥,老婆與我侄女一起在床邊看護著。我看她坐在一邊愣愣的發著呆,不知道在想著啥。看她那凌亂的頭髮、發皺的衣裙,我就像吃了顆蒼蠅一樣。反正我們要離的,不想管她了。

*老婆向我坦白,並求我原諒*

第二天我大姐過來看護我,我不許他們與家裡老人說。姐姐眼都哭得通紅,我一想,真要出事的話,我們家還咋過呀?我不能讓親人為我痛苦。

老婆下午過來了,燉了湯帶過來給我喝。下午她也沒去上班,在我面前我看到她的電話震動了起來,她沒接,一連幾次她都給掛了,但那電話還是固執的在動,後來她乾脆給關上了。我問:「你咋不接電話?」她說:「一個打錯的。上午就與他說打錯了,可還打過來。」

對於她的所說我不以為然,昏昏的睡去了。一覺醒來,聽見老婆在陽台上打著電話,她在說:「是不是你幹的……」聽口氣她正與人在爭吵,我知道她肯定是與那男的在爭執。我聽出,她認為我的被打與那人有關,認為是他找的人把我給打了。我閉上眼,不想讓她知道我醒了過來。

再後來,老婆坐在那裡看著我,眼淚一個勁的往下掉。看到我睜開眼後,問我:「你恨我嗎?」我沒答話,她哭了,說:「我知道你已經知道了,我對不起你,別這樣對我好不?我想與你說說話。」我看著她一臉的漠然:「我愛你,別拋下我好嗎?我求你了……」

老婆向我訴說,以前他只是她的一個客戶,從沒有深交。兩年前我離開了單位,自個開始創業,可我資金有限,朋友邀我合夥,我沒錢,她在單位挪用了公款,告訴我是貸的。時間一長,要補上的。

在這時候,他與老婆交往中得知了,主動拿出錢給她補上了,她很感激他,交往得就頻繁了,最終在他的進攻下,發生了男女關係。本來她想把錢還給他後就再也不來往的,可他的溫柔讓老婆陷了進去,每天都在與她聯繫,讓她割捨不了,她每天都在自責中生活著。

「我知道錯了,我保證以後再也不會發生了,我會好好地愛你的,求你原諒我好麼?」老婆說著說著哭得更厲害了。我該說啥?我真的想哭,雖然男兒有淚不輕彈,可我真的眼淚下來了。

我愛她,可她欺騙了我,我寧願過著平淡的生活也不願這樣。我沒理她,接下來的日子我出了院,回到了家,我們開始了分居,我也不想理她。每天她總是把家收拾好,給我洗好衣服、做好飯,我仍總是不理她,我要離開了,再也不回來了。

我回到了父母家,她過來哭著求我別離開她:「我愛你、愛這個家,別拋下我。」我還是不理她。過了不久,房子轉讓給了別人,她只好回了娘家。

這期間我知道那男人曾找人要幹我,可一找人,聽說我是三毛的老舅,就告訴了他,他一聽說,嚇得跑到外地躲了起來。他的公司在當地已找不到市場了,我外甥放出話,誰讓他接活就廢了誰。他老婆將家產都把住了,一夜之間捲走所有財產與一個小伙跑了。他老婆是在他公司掌管著財務的,很可能早就知道他的事了。這都是我一個侄兒後來與我說的。

*對於深愛的老婆出軌,我自己的一些反省*

她家裡知道後,很傷心。他爸氣得住進了醫院,她媽老了很多,接著我們辦了離婚。沒過多久,她媽突然給我打電話,說我老婆吃了安眠藥,我趕緊趕了過去。在醫院裡看到她洗胃時的那種痛苦,我真的好難受。

在醫院的走廊裡,她媽一下子給我跪了下來:「我求你把她領回去吧!她知道錯了,看在我們倆老的面上,你原諒她吧!她爸在家躺著,我實在是受不下去了。」我的眼淚嘩的流了下來。

在以後的日子裡,我常去他們家看望他們,她老爸明顯的身體好了起來,已經能下地走動了。我怕他們家真的要家破人亡的,她是獨女,若有了事,父母可咋辦呀?現在每到週末我都帶著孩子去他們家過,我真的怕有什麼閃失,她總是在我去時小心翼翼的,我真的不知道以後的日子該咋過。

昨一夜沒睡好,不是我太寡斷了。你們知道嗎?當我看見孩子與她在一起,在她身上爬來爬去地嘻鬧著,那種無人可代替的情景,我能那麼自私嗎?我這人不喜歡打打殺殺,做每件事不考慮成熟,我也不會去做,為此也失去過很多。兒時愛打愛鬧的夥伴,有的吃上了政府飯、有的走上不歸路,我決不會為自個一時的痛快而走上絕路的。

在老婆離開的日子裡,我與她溝通過,談了很多次,我也反省自個有啥做不到的地方。她本身不是個壞女人,她沒有那種嬌生慣養,工作盡職盡責,家裡能操持。當初相愛時,也是愛得要死要活的,給過我很多的幫助。想起這些,我心情好像又回到了當初那種甜蜜的時光。

結婚後,我對一些往事淡忘了,也忽略了不少對她的愛,雖然我愛她,但很少直接對她說「我愛你」,總認為那是把馬子時說的。婚後在一起逛街少了、遊玩少了,少的事情太多了,不像那時一天見不到都在牽掛著。沒有對她的幫助,只有索取她的愛。

老婆姣好的容貌、苗條的身材、青春的活力,加上幾年來工作環境造就的氣質,很容易被那人盯上的,正好在一個合適的機會下幫助了她,給他造成了接近的機遇。

老婆與我談過,一開始她也是提防著他,只是一般朋友的接觸。那人太有耐心了,在他的不斷進攻下,加上欠他一份情,就超越了一般的關係。本想還他後就了斷的,哪知竟陷了進去。

那人很會哄女人開心,有些事我說了可能會有人說我白話,還是不說了吧!我從沒帶老婆去過練歌房、夜總會之類的地方,總認為那不是女人該去的地方。現在想想,沒事帶帶老婆唱唱歌、跳跳舞是有必要的。這些年我也沒給予過她什麼,但要求她的太多了。

我在想,先過一段時間再說吧!這期間多帶她走走、多給她點愛。以前,就是閒來沒事,也是與朋友們在一起聚會、與朋友在一起玩,都說老婆太煩,總在說自個的煩惱,從沒考慮過老婆的感受。